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可对墨西哥的对华政策保持乐观
来源: | 作者:中国电力工程技术协会秘书处 | 发布时间: 18天前 | 176 次浏览 | 分享到:

可对墨西哥的对华政策保持乐观

吕洋

  6月3日,在备受瞩目的墨西哥总统大选中,来自执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所在竞选联盟候选人克劳迪娅·辛鲍姆以超过58%的得票率胜出。她将于10月1日就职成为墨西哥历史上首位女总统,任期六年。辛鲍姆作为学者出身的左翼政治家,将在延续现任总统洛佩斯执政路线的基础上,带来新的特色与侧重。同时,她将如何看待和发展对华关系,特别是如何处理中墨关系中绕不开的“美国因素”?也是这位女总统未来执政的一大看点。

  “女科学家”将如何治国?

  1962年6月,辛鲍姆生于墨西哥城,是一个犹太人移民家庭的二女儿,父亲家族来自立陶宛,母亲家族在20世纪40年代为了躲避纳粹大屠杀而从保加利亚移民墨西哥。或许是受到同为大学教授的父母影响,辛鲍姆自幼聪颖好学,先后在墨西哥最知名的国立自治大学获得物理学学士学位及能源工程硕士和博士学位。1995年博士毕业后她留在母校工程学院任教,还入选墨西哥科学院。在科研生涯中,她围绕能源、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等主题发表了100多篇论文,出版了两本专著,还获得过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工程和技术创新最佳青年研究员奖。2007年,辛鲍姆加入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参与了IPCC第四次和第五次评估报告的撰写,并同该委员会荣膺了诺贝尔和平奖。

  由于长期从事环境和气候变化相关问题的研究,需要经常与政府、政党和民间环保组织接触,辛鲍姆早在2000年左右就结识了当时还是墨西哥城市长的现任总统洛佩斯,随后开始在他的市政府中负责城市环境工作。2014年,辛鲍姆跟随洛佩斯创立了国家复兴运动党。2018年,她当选墨西哥城市长,2023年卸任后被推举为洛佩斯的接班人,并最终赢得了总统大选。

  在治国方略上,辛鲍姆作为洛佩斯总统的得意门生和政治“接班人”,将基本延续洛佩斯的左翼路线,但同时,她作为“女性、科学家”的身份也将为其执政带来不一样的色彩。

  一方面,辛鲍姆在竞选期间多次表示,将继续推进洛佩斯总统提出的“第四次变革”,打击腐败、优化政治环境、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努力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同时,她作为女性政治家,对墨西哥愈演愈烈的暴力犯罪特别是针对女性的暴力问题感同身受,因此决心将减少不安全因素作为一大施政重点,借鉴其担任墨西哥城市长期间的经验严厉打击有组织暴力犯罪。

  另一方面,辛鲍姆也可能对洛佩斯的政策路线进行“微调”。气变和能源科学家出身的她很可能不像洛佩斯总统那般“青睐”传统能源开发和石油、矿产国有化,而是更重视气变治理,加快清洁能源转型步伐。同时,鉴于其学术背景,辛鲍姆有望更加重视国际合作、改善营商环境、吸引外资,以应对墨西哥当前面临的财政赤字、经济发展瓶颈和高通胀等问题。

  “左翼总统”如何引领中墨关系?

  近年来,中墨关系迎来跨越式发展。2023年11月,习近平主席在旧金山会见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为中墨关系把舵领航。2023年,中墨双边贸易额历史性地突破1000亿美元,近3000家中国企业赴墨西哥考察兴业,中国已成为墨西哥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直接投资来源国。辛鲍姆上台后,能否延续中墨关系的良好发展势头,也值得高度关注。

  来自左翼政党的辛鲍姆对中国并不陌生,早在担任墨西哥城市长期间,她就曾与中国驻墨西哥大使进行过会谈,还专门出席中国中车承建的墨西哥城地铁1号线首列地铁下线仪式,其间积极评价中墨关系发展,强调中墨合作成果将更好惠及两国及两国人民,对与华合作表现出了高度重视。

  当然,每当谈及中墨关系,美国因素就成为“屋子里的大象”。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开始把墨西哥视为对华“脱钩”“去风险”的重要一环,加紧在墨经济布局。

  以特斯拉、通用、福特等美国企业为牵引,强迫相关配套企业向墨西哥转移产能;利用《美墨加协定》加大在汽车、半导体领域对墨投资和关税优惠,强化墨对美产业链依赖。美国还不断施压墨西哥抬高对华贸易和投资壁垒,胁迫墨建立所谓“外国投资审查工作组”,在美“指导”下“监控外国投资”,甚至迫使墨对中国部分出口商品加收高额的所谓“反倾销关税”。考虑到美国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方面对墨西哥的全方面影响,辛鲍姆在推动发展对华合作中难免会受到掣肘,甚至有所摇摆。

  不过,也可对辛鲍姆的对华政策保持乐观。中墨合作的强大动能是难以撼动的。墨西哥正积极发展汽车、电子零部件组织等行业,其中大量原材料和零部件依赖中国市场供应,对华合作需求旺盛。墨西哥新莱昂、索诺拉、维拉克鲁斯等州州长多次表态与中企经贸和科技合作比与美合作“获益更大”,愿为中企赴墨投资提供便利。

  更重要的是,左翼出身的辛鲍姆坚持反对干涉、独立自主理念,无意唯美马首是瞻。特别是随着美国大选选战升温,美墨在移民、反毒等问题上冲突愈演愈烈。双方围绕《美墨加协定》框架下的贸易保护、劳工权益、环保标准等问题也矛盾丛生,墨西哥方面更不愿一味迎合美国而向中国发难。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致辛鲍姆的贺电中所说,“当前中墨关系保持良好发展,战略性、互补性、互利性不断显现,正处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重要时期。”相信在辛鲍姆政府推动下,中墨关系一定可以越来越好。(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副研究员)